短腿贝柯基

时常换头像,但我还是那个柯基,我真的是那个贝柯基!!

后悔莫及(萨杰)①没有时间线

“父亲我一定会杀光海盗的”阿曼多想起当年的誓言。他,完成了一半当然除了那只不会飞的麻雀。就是因为杰克斯派洛,萨拉查心头的痛。当满载着军火的玛丽号不受控制的进入魔鬼三角地。抓住那只麻雀的麻雀的念头,已经生根在了心里甚至多出了一些别的东西。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每天想的就是把那只不会飞的麻雀绑起来折断他的翅膀在慢慢的折磨致死。也许……会好一些……
“杰克……我会抓到你,把你的翅膀折断…让你呆在我身边……”
一滴黑色的血液滴落在破碎的甲板上,渗透下去开出了一朵让人致命的花朵……
“我觉得很不错这个计划,我的罗盘也是指向英国皇家港口的。”杰克斯派洛单手拿着罗盘灵活呢顺着绳子爬上了主帆。看着不远的皇家港口。“船长,我觉得再好好计划一下。”吉布斯抬头看着他,虽然跟了杰克这么多年。也知道杰克他很靠谱,也很狡猾。至少对船员是很不错的,也很严格。“这个计划已经很完美了,”杰克拉着绳子跳了下来,拿过吉布斯的酒壶,拧开盖子喝了几口,对他眨眨眼“之后嘛,随机应变就好了。”转身迈开他独有的小碎步,一步一晃的吩咐着事情。抢银行,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杰克不知道,这次的行动给他带来了心里最大的恐惧。
在陆地上的惊险刺激让杰克斯派洛到了船上还没有缓过神来。至少他保住了他的小命和…一瓶朗姆。同样他需要船员,装在瓶子里的黑珍珠在混乱中被捡漏的巴博萨拿了去。甚至在半路上碰到了两个小鬼,至少他现在有了船员。“哦,Jackie。我们又见面了,”巴博萨和他肩上的小猴居高临下的看着被他们拎上来现在坐在甲板上的杰克。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你别说你的船员又去了酒馆都喝多了。”巴博萨自然知道杰克的船员怎么离开他的。杰克撇了撇嘴,拿着那瓶用罗盘换来的朗姆。“美人是我的,你可不是船长。”杰克眯了眯眼,虽然有些不情愿巴博萨把瓶子打破放出了黑珍珠,他起身凑近巴博萨。“我觉得你应该和你的猴子一起下船,那个讨人厌的小猴子会把我的美人划出痕迹来的。”小杰克听了他的话对杰克斯派洛呲了呲牙。杰克反而后退了几步,哦上帝,还真是不招人喜欢的小东西。“Jackie,你可别不知道感恩,要不是我把你拎上船,现在断头台的筐里就有你的头颅了。”巴博萨故作杰克欠了他人情一样的表情看着杰克斯派洛。杰克就知道这样,嘟嘟囔囔“得了吧,Hector大善人,你的坏水我还不知道。”
而在另一边,海底处传来震动,残破的玛丽号得到了解脱,渐渐地浮上海面,断了的桅杆,船上的亡灵得到了解脱。几十年在黑暗的海里束缚到了今天终于能看见阳光。萨拉查杵着他的剑鞘,在空中飘散着的碎发和快要破碎的脸。他看向天空的太阳,做了次没必要的深呼吸。“杰克斯派洛……等我……我会追到你把你抓到的……”是杰克把他放出来的,他早该把他放出来,萨拉查指使着破损的玛丽,去向杰克所在的地方。
“杰克斯派洛……你的寿命要到了……”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