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腿贝柯基

时常换头像,但我还是那个柯基,我真的是那个贝柯基!!

巍澜短篇无题

我们一起学沈巍叫,一起:赵云澜!赵云澜!赵云澜!
——
自从特别调查处从光明路4号搬到大学路9号,自从特调处离龙城大学只有一个路口之差,自从特调处变成特调局以后,我们的局长,也是镇魂令令主赵云澜先生就过上了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坏就是腰太疼的幸福生活。

特调局农历七月十五加班的老规矩依旧照常,只不过是从人手不够变成人手富裕。自从局里人多了以后之前的那几位就又开始该吃吃该喝喝生活。

“诶,猫洁扒,这个案子怎么还在这。”桑赞把夹在一堆没扔的档案纸里抽出七月十五那天的案子,大庆趴在桌子上爱答不理的伸了伸爪子“我哪知道啊,你问问别人去吧……”说完扭着圆咕隆咚的身子走了。桑赞看着手里的档案纸默默地弄好让一个新人送到公安那里自己就悠哉的和汪徵约会去了。

沈巍把眼镜摘下来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看了眼时间这个点赵云澜应该回来了,电视里的节目换了一套又一套,这才等来了喝的醉醺醺的赵云澜回来。

沈巍把赵云澜拉进来闻到他身上熏人的酒气眉头紧皱“你怎么喝这么多,你知道你胃不好你还喝这么多。”赵云澜抬头看了看沈巍“小巍啊,你不食人间烟火你自然是不懂的—扶我去厕所我可能忍不住了,快快。”

沈巍只好把赵云澜拉进卫生间帮他弄好就给他抗上了床,转身去厨房给他弄些醒酒的东西。这沈巍刚一转身,赵云澜就翻身打滚摔下床,沈巍无奈再次把他抱上床盖好被子。这下赵云澜更起劲了,沈巍给他盖一会他踹一回。来来回回好多次沈巍终于忍不住了“赵云澜,你给我睁眼!”

都说装睡的人叫不醒,赵云澜就是。当然为了调戏自家的老婆,他就更加的变本加厉。盖被子就踹,抱上床就千方百计的滚下来。好在床不高,这万一把自己摔个好歹的也不值得。沈巍气的黑了脸三下五除二的直接脱了赵云澜的衣服也没给他穿睡衣,给他盖好被子。

赵云澜抓住沈巍第n次要给他盖被的手一使劲就把措不及防的沈巍拉上了床,嘴里还故意说着梦话“小巍啊,让老公亲一下……”说着嘴就直接亲上去赵云澜微眯的眼瞅见了自家斩魂使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心里乐呵呵的,知道沈巍在忍着,就故意挑逗起来。为什么不趁着喝醉来一次?

沈巍看着赵云澜这样挑逗自己最终是忍不住了,把人压在身下,赵云澜还是睁开了眼看着身上人“沈老师,不这么逼你你不行啊。”沈巍叹了口气“还不是为你着想,你明天还有去局里不是?”赵云澜听出了沈巍的语气“上都上了,为什么不做完呢?沈老师…”

一夜的疯狂造就了第二天的腰疼,赵云澜在院子里一边给植物弄土一边揉着腰,特调局老员工们看着腰疼的赵云澜在那一脸怨念的弄植物,祝红咬着牛肉条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大庆看了眼要递给自己小鱼干的老李跳出林静怀里转身逃也似的走了只有林静叹了口气,“阿弥陀佛,领导在上的地位恐怕是不保,哪怕就是说说呢,沈老师太可怕了……”林静正在念叨着就看到赵云澜一脸杀气的看向他林静暗叫不好正打算脚底抹油开溜就被赵云澜抓住了。

从此以后,赵云澜不敢在沈巍面前装醉。因为你不知道那个没醉的人比装醉的还可怕。

评论(2)

热度(23)